快捷搜索:

“流媒体对于中国录制音乐收入的贡献率高达9

  互联网革命轰轰烈烈,几近杀死了实体唱片业这一上世纪音乐产业的主体,引发了音乐产业15年大崩盘。然而,互联网的到来也为人们提供了无处不在的音乐场景与更丰富的获取渠道,在数字音乐付费下载潮流后,“流媒体”终于彻底挽救了音乐产业,实现2015年以来全球音乐产业的连续四年增长。

  我们不禁思考,音乐产业如何在泛娱乐短视频包围中破局?未来将走向何方?泛音乐时代是否即将来临?

  那时,互联网免费下载方式已大大冲击了整个音乐产业,著名音乐人宋柯断言“唱片将死”。

  场。据业内数据,“2011年音乐产业版权收益为300多亿元,音乐公司与音乐人收益不足其中2%。”

  以“唱吧”为代表的在线K歌成为互联网时代第一个彻底崭新的音乐产品。2012年5月,“唱吧”正式上线天就冲到苹果应用商店第一位,第10天下载量就达100万,并火速积累了上千万用户,在此后两年内稳居K歌类产品top1。

  虽然,唱吧在此后并未占领如今的互联网泛娱乐赛道第一梯队,但其别样的音乐产品模式不失为一次探索路上的小胜局。

  2010年起,盗版音乐网站遭遇了国家的多次打击,在线音乐平台转向了付费下载与流媒体式的订阅服务。

  数字音乐革命为中国音乐产业带来了回春曙光,据IFPI发布的《2019年全球音乐产业报告》数据,“中国继2017年首次进入全球前十大音乐市场后,2018年排名攀升至第7位。中国音乐产值高达3471亿,占到文化产业的9%。”

  一方面是用户流量见顶。Questmobile数据显示,中国移动互联网月活跃用户规模在2019年Q2首次下滑,并持续降低。存量时代来临,用户需求成为盘活存量的核心。

  一方面是巨头格局已定。在最热的泛娱乐赛道上,以抖音快手为代表的短视频巨头占领大半江山,老牌巨头BAT以爱优腾视频网站为核心创大文娱生态,留下的空间已成“缝隙”。

  Questmobile数据显示,在线音乐行业月人均使用时长在泛娱乐赛道典型行业中垫底,尚不足短视频的1/4。

  三年时间,短视频行业已从0起步登顶了互联网流量之巅,而音乐领域活跃在互联网的仍旧是十余年前遗留下来的在线年起音乐版权大风刮起,数字音乐革命轰轰烈烈,却付费比例持续低走。

  更严重的问题在于,虽然近年来中国音乐产业收入数据看似长歌猛进,但其收入模式宛如无根浮萍。

  IFPI数据显示,“流媒体对于中国录制音乐收入的贡献率高达93.5%。”业内人士分析,“这意味着中国录制音乐市场基本上靠平台为版权方预付的版权费来支撑。”有人预测,“当平台跑马圈地热潮过去,将会有一次音乐产值的断崖式下跌。”

  从边缘化到边界突破点,泛音乐视频这一国内产业空白被看好成为下一个边界突破的风口。

  “众创”是变革的方向,也是繁荣的本质。新媒体诞生的年代,微博与微信公众号的出现实现了信息“众创”。短视频的潮流,则在于打破视频制作的专业门槛,让视频得以“众创”,大众的生活与智慧得以无限展露。

  这并非是简单的“独立音乐人扶持计划”所能解决的问题,而需要整个音乐产业进行一次生态上的颠覆性革新。

  ,真正实现音乐MV的大众创作。一方面,唱吧瞄准1-10分钟的音乐视频领域,为用户提供了更丰富的创作工具。不仅在音质上做到顶尖,还开拓了“智能混剪”新功能,用户基于自有素材可一键生成精美MV,使音乐MV生产成本大大降低,以期待大众能带来音乐MV内容创作的百花齐放。

  ,真正让大众成为音乐产值生态的一环。不同于传统版权费支付,唱吧将音乐视频播放量与用户获利直接挂钩,“一个5000多播放量的音乐视频,即可兑换50多元的现金。”

  唱吧期待“众创”局面能带来足够多的优质音乐视频内容,吸引崭新的用户流量进入,配合唱吧线下麦颂

  互联网时代的一次次革命,都基于技术的突破,并走向了前所未有的、意想不到的彼岸。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